首页  »  武侠情色  »  [盘龙歪传](21)[作者:muhaha111]
[盘龙歪传](21)[作者:muhaha11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6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21章
 
  魔兽山脉外,一座普通的小镇。
 
  奥马客栈,小镇中唯一的客栈,三楼,最好的一间客房。
 
  「哈姆林,你就在外间守着,呆会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张重吩咐道。
 
  「是,大人。」哈姆林拱手道。
 
  张重点了点头,走进里间,把门窗关好,这才拿出了那凤凰鲜血。和龙血战 士喝血前要吃『蓝心草』一样,紫焰战士喝血前也要吃『赤尾草』,张后从戒指 中拿出一堆早已备好的赤尾草,直接塞进嘴里,嚼碎后吞下,那嘴里就如同火浇 一样,但对于圣域战士而言,这也算不了什么。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起那桶鲜血, 直接往嘴里灌,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张重盘腿坐在地上,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痛 苦。
 
  「啊——」刚开始尚能忍受,但渐渐的身体开始变形,却是忍受不住了,痛 苦的撕吼起来,偏偏灵魂等级已达到圣域极限,想昏过去也做不到,只能忍受着。 
  「这变身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大人这种强者都受不了。」外面的哈姆林听得 胆战心惊。
 
  张重全身开始长出羽毛一样的鳞甲,全部都是冰蓝色,从里面外,由深到浅, 张重脑袋也开始变形,慢慢变成一个凤首,除了一双眼睛冒着暗红色的光芒外, 竟和刚才的冰凰一模一样。一条如同龙尾一样的尾巴从尾骨处长出,那尾巴覆盖 着层层鳞甲,极细极长,约有十来米,尖端处鳞甲向四周散开,又向中央聚拢, 形成一个锥形。后背上也开始长出一对翅膀,那翅膀极大,一只便约有二米长, 上面覆盖的鳞甲同样是冰蓝色,如同一柄柄绝世神剑,寒光闪闪、锋利至极。突 然,张重全身冒出了一缕缕紫色火焰,瞬间覆盖了全身,周围的桌椅板凳瞬间被 烤焦,然后又被一层冰箱冻结,散成一粒粒小冰珠。
 
  「呼——」张重重重的呼了口气,感受着变身后的身体。
 
  「恭喜宿主变身『紫焰战士』,在同等级内,可提高两阶实力。」
 
  「恭喜宿主火系法则领悟能力升阶为『上下』。」
 
  「恭喜宿主使用轮回金身(残篇)(高级)技能,获得『冰焰』能力。」 
  「紫焰战士能提高两阶实力?也就是说同是下位神,我只要达到下位神初阶 便可以硬撼下位神巅峰强者。」
 
  「火系法则从原来升一级要四个技能点变成三个技能点,不急,慢慢来,不 是说四神兽家族还有『宗祠洗礼』么。」
 
  「一般来说,变身紫焰战士,凤血只是辅助,最主要的还是自己体内血脉, 所以如果没有这轮回金身,最多就是让自己的斗气更加阴寒而已。」
 
  张重静静的感受了一番,开口道:「哈姆林,进来吧。」
 
  那哈姆林推门而入,看着浮在空中的张重,傻了眼睛,不确定的问道:「大 人?」
 
  「怎么?不认识了?」张重心情好,调笑道。
 
  「大人,这、这就是变身?」哈姆林结结巴巴的问道。
 
  「走,回去。」张重哈哈一笑,也不解除变身,身形一动,已飞出了窗外。 
  「大人,等等我。」
 
  张重刚飞出去没一会,便收到了哈姆林的传音。起初张重还没发现,现在略 一感受,速度比原来快了将近一倍。
 
  「一定还有其它的我没发现,不急,慢慢来。」心里兴奋,等哈姆林赶到, 便解除了变身,保持和他差不多速度飞行。说起来,这紫焰战士的变身还真有意 思,那龙血战士解除变身后好歹还有条裤子,他这连个内裤都没了。
 
  「大人这变身速度真快。」哈姆林由衷的道。
 
  一路无话。
 
  待二人赶回道森城,已经日落西山了。张重刚踏入大厅,尤娜便走了过来, 笑道:「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我和哈姆林一起抓凤凰去了。」张重笑道。
 
  尤娜一愕,道:「抓凤凰?」
 
  张重和尤娜坐到沙发上,哈姆林站在张重身后,尤娜瞥了一眼哈姆林,一个 圣域竟然像个仆人一样站在一个少年郎后面,让她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张重喝了口水,这才解释道:「就像龙血战士喝龙血变身一样,我们紫焰一 族喝凤血也能变身,刚才我和哈姆林就是去魔兽山脉弄凤血去了。」
 
  「天呐,凤凰?那可是圣域魔兽啊。」尤娜惊呼起来,要知道,就算同等级 的人和魔兽,一般都是魔兽的实力强些,何况还是魔兽中的王者,凤凰。 
  「像这样实力的仆人他们家应该不止一个吧,要不然也不会这样随随便便的 派过来了。」尤娜的眼神更亮了。
 
  张重不屑道:「也没什么,我紫焰战士家族,当年的紫焰战士不下百位,猎 杀过的凤凰自然也不在少数。」
 
  尤娜身为女人的好奇心突然冒出来了,怎么也压不下去,忍不住道:「欧西 里斯,我是见过龙血战士变身的,你能不能变身给我看看?」
 
  张重更愁没手段吸引这女人,哪会不同意,当即站到大厅中间,变身。 
  与龙血战士全身龙鳞一样的鳞甲不同,全身冰蓝色的剑形鳞甲,华丽的双翅 和不时闪光的暗红色的眼睛,无不显示着眼前这位紫焰战士的高贵和实力。 
  「好美,我要是也能变成这样就好了。」尤娜看向张重的眼神更加热辣了, 心底竟有一丝崇拜。
 
  张重解除变身,身上的衣服早就成了碎片,却是一丝不挂了。尤娜面色绯红 的转过头去,却又忍不住瞟了一眼张重胯下的肉棒,又想起了昨晚的事,心中一 荡。
 
  「还没硬就这么大?呸呸呸,想什么呢。」尤娜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 脑海,等张重穿好衣服,这才与张重重新坐回沙发上。
 
  张重发现他回来这么久了竟然没看见艾琳,问道:「艾琳呢?怎么没看见。」 
  尤娜还想着刚才的事,看张重的眼神有些躲闪,道:「你耶鲁伯父中午回来 了一趟,说要带艾琳去一趟龙血城堡,估计明天早上回来。」
 
  「去龙血城堡?艾琳去那干什么?」张重有些疑惑。
 
  「我也没细打听,只听他说赛斯勒大人什么的。」尤娜随口道。
 
  张重心里却是一惊:「赛斯勒?明白了,这耶鲁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进绳 啊。」
 
  「当时整个佣兵团被伏击,只有艾琳和自己两个人活了下来,现在明明有圣 域强者打斗的痕迹,但奇怪的是,三大帝国这边明明没有任何圣域强者出动过, 他不得不怀疑艾琳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再派回来坑他的。毕竟他自己以前就被 大巫师控制过,不得不小心翼翼。」
 
  「不过,老子早就想到这一层了,他赛斯勒就算查破天也查不出艾琳有什么 问题。」
 
  于是张重道:「伯父做事自有他的道理,身居高位,看得当然要比我们远, 这其中的含义,又岂是我能体会的。」
 
  「欧西里斯,你还没吃晚饭吧,走,中午你伯父回来,我给他煲了汤,结果 还没熟他又走了,你来尝尝。」尤娜站了起来,边向餐厅走边道。只是她走在前 面,张重看不见她脸上的一朵红云,这汤是给耶鲁煲的,其作用也是壮阳的。 
  张重跟着她走进餐厅,边走边淫荡想:「给耶鲁煲的汤给我喝,不知道给耶 鲁操的逼给不给我操……」
 
  尤娜盛了一碗汤递给张重,张重拿起汤匙喝了一口,咂咂嘴道:「尤娜阿姨 煲的汤真好喝,我喜欢死了。」
 
  这本来是张重的一句占便宜的话,但尤娜听到『喜欢』二字时却想歪了: 「啊?什么喜欢死了,难道是他喜欢死我了?我昨晚可是亲口听他说过第一次看 见我就想操我的,啊,万一他喝出这是壮阳的汤,他会不会以为这是我给他的暗 示?那他会不会把我按在餐桌上强奸了?啊,万一他真这么做可怎么办?我是反 抗到底呢还是配合?要不,假装反抗一下再配合?」
 
  张重喝了两口,看尤娜愣在那看着自己出神,伸手在她面前摆了摆,叫了两 声:「尤娜阿姨?尤娜阿姨?」
 
  「嘎?」尤娜回过神来,看张重整个人凑到了她面前,脸对脸不足十公分, 还以为自己预测成真,小脸羞得通红,娇声嗔道,「讨厌——」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嗯?这是怎么回事?」张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吃了晚餐,又喝完了汤,张重便回到艾琳的闺房,打算进入亡灵界。
 
  房门这时却被推开了,尤娜红着脸走进来道:「这是我今天找城里最好的服 装设计师专门为你设计的衣服,不仅保暖,而且还适合你们武者打斗。」 
  说着,便将手上的衣服放在了桌子上,不仅外衣、鞋、袜具全,连内衣都有。 尤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莫明其妙的想接近张重,是自己太久没和 耶鲁做过那事,而自己昨天却无意间看见张重那根肉棒了?还是张重的身份是自 己想要巴结的?尤娜自己也不知道。
 
  当她看见张重拿起那件内衣时,脸色更红了,微微低着头解释道:「冬天快 到了,我看你也没带几件衣服,就从内到外都帮你定做了几套。」
 
  张重却是笑了笑道:「尤娜阿姨好眼力,连我内衣的尺寸都能看出来。」 
  这话本来就带有调戏的成份,只是尤娜没往调戏这方面想,因为昨晚她是真 的看见了。只是道:「等你洗完澡以后就换上吧,我先回去了。」
 
  说着就往外走。
 
  张重看尤娜竟然默认了自己的调戏,暗呼有门,哪能让她出去,赶紧道: 「尤娜阿姨,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么?」尤娜也不回头。
 
  张重邪邪一笑,声音却无比正经的道:「你们家的浴缸我不会用,昨晚还是 艾琳帮的忙,尤娜阿姨能帮帮我吗?」
 
  这话就比较赤裸了,尤娜岂会听不出来,心中刺激,很想一走了之,谁料嘴 上却道:「好吧。」
 
  说完尤娜就有些后悔,只得暗道:「他常年在外面游历,又怎么会用这种浴 缸呢?我只是给他帮帮忙而已。」
 
  想着想着,尤娜便走到了浴室里,站在浴缸前面,在一个按扭上轻轻一按, 那原本不见一丝缝隙的浴缸底部便有丝丝的水线喷出。
 
  「咦?这个是怎么按的?我来试试。」张重也走了进来,说着伸手按在了尤 娜的手上。若是尤娜现在转过头来就会发现,这混蛋早就在外面把自己脱了个干 净。
 
  「他、他抓我的手干什么?想什么呢,他只是想学学怎么用浴缸而已,不要 瞎想。」尤娜心中继续催眠着自己。
 
  张重这时已把另一只手环在了尤娜的腰上,轻轻的抚摸着,又故意把鼻子对 着尤娜的耳垂,轻轻的呼吸着。
 
  「他的手,他想干什么?应该是站得累了,想扶一下吧,哎,扶就扶吧。只 是他怎么靠得那么近,吹得我的耳朵痒痒的,讨厌——」
 
  见尤娜一直不反抗,张重的胆子也大了,大手慢慢上滑,在尤娜乳根处轻轻 的揉着。
 
  「他怎么摸我的胸——啊,一定是缺少母爱吧,像他母亲和詹尼这样的修行 者,经常一闭关就是十几年,他一定没什么母爱,哎,算了,只要不过份,就让 他摸摸吧……」尤娜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有点占不住脚,但她还是这么想着。 
  张重再也忍不了了,大手向上一握,握住一只娇乳揉捏起来,另一只手探向 尤娜双腿根部,同时大嘴一滑,就吻住了尤娜的樱桃小嘴。这下,尤娜找不到理 由了,这才反抗起来。
 
  「唔——唔——唔——」尤娜嘴被堵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双手向 后退着,希望把张重推开,只是那力气,小得可怜。
 
  「我是被胁迫的,不能怪我。」尤娜此时想着。
 
  吻了一阵,张重松开了嘴,急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帮帮我好吗?你看, 硬得厉害。」张重说着,还用肉棒在尤娜屁股上乱蹭着。
 
  「啊,他好硬。对了,是我给他喝的那汤的原因,是我的责任。不对,是耶 鲁的责任,如果他喝了那汤,我又怎么会给欧西里斯喝。耶鲁,你做的错事,我 来替你还债吧……」尤娜心中激动,深吸了口气道,「我来帮你。」
 
  说着,便将一只玉手伸到了背后,握住张重的肉棒,轻轻撸动着。张重心中 狂喜,手中更用力了。张重一手揉着乳房,一手抠着小穴,嘴巴在尤娜光滑的粉 背上四处乱吻着。尤娜一手撑着墙,一手撸动着张重的肉棒,轻轻的呻吟着,形 成一幅绝美的画面。
 
  终于,张重把尤娜的手按到墙上,双手扶着尤娜的屁股,道:「尤娜宝贝, 给我吧,我要进来了。」
 
  「不要——不要嘛——」尤娜嘴里反对着,屁股却是翘得更高了。张重哪还 不明白她心中所想,肉棒对着小穴磨了磨,用力一挺,就插了进去。
 
  「啊——他进来了——啊——我偷男人了——啊——」尤娜心中狂叫,嘴上 却只是小声的『咿咿呀呀』,张重听着不爽,在尤娜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尤 娜不由尖叫一声,张重这才满意的笑笑,继续操干起来。
 
  不一会,张重把尤娜放进浴缸里,靠坐在浴缸上,抬起一双玉腿,将整个人 对折起来,重新操了进去。
 
  「啊——好美——好舒服——耶鲁,你整年整年的不碰我,还找人监视我, 怕我偷男人,你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被别的男人用种姿势操吧——啊——用力— —」
 
  张重又把尤娜抱了起来,走出浴室,边走边操,坐到床上,拍拍尤娜的屁股 道:「尤娜宝贝,来,自己动。」
 
  「啊——我被男人抱着边走边操——好舒服——就你那胖得跟猪一样的身材 绝对做不到——啊——怎么停下来了——要我自己动?——耶鲁,你看见了吗? 我在用自己的小逼主动套着男人的鸡巴——啊——我想这样套你的你也用不出这 种姿势——啊——你个绿王八——快来看看我现在有多舒服——啊——」 
  张重发现尤娜的体力快用完了,也不等她说话,直接一扑,把尤娜按在床上, 抽插起来,不多时,一股浓稠的精液便射进了万娜的小穴深处。
 
  「啊——好有力量——好野蛮——我好喜欢——啊——要来了——我要来了 ——快射给我——射给我呀——啊——射进来了——好多——好烫——好有力道 ——」
 
  二人躺在床上温存,尤娜靠在张重胸口,小脸红红的,本来只是心中寂寞, 想做一些暧昧的事来缓解一下,没想到一不小心真的偷男人了。
 
  「我该回去了。」尤娜突然道。
 
  张重却是紧了紧手臂,道:「回去干什么?今晚就陪我睡吧。」
 
  尤娜却道:「不行的,我那两个侍女是我丈夫安排来监视我的,时间长了, 会被她们发现的。」
 
  「耶鲁监视你干什么?」张重有些奇怪。
 
  尤娜咬咬嘴道:「他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长年不回来,怕我在家里做出对 不起他的事,就……」
 
  张重哦了一声,笑道:「放心,她们今晚会睡得很香,什么都发现不了。」 
  尤娜惊讶的看了张重一眼,张重笑道:「刚才我已经让哈姆林过去了,只是 让她们睡一觉而已,放心。」
 
  尤娜一喜,双手搂住张重的脖子,脸贴脸的靠在一起,没过一会又叹了口气。 
  「怎么了?」张重问道。
 
  尤娜幽幽道:「你毕竟是艾琳的…我们这样,我总觉得心里有愧。」
 
  「怕什么,你常年在贵族圈里混,那些母女同侍一夫的,还少了?」张重却 是有些不以为然。
 
  尤娜却是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你说的是事实,可心里,对艾琳总是有些 内疚。」
 
  「嘿嘿,我想到一个办法,能让你不再内疚。」张重邪邪一笑。
 
  「什么办法?」
 
  「用老子的大鸡巴操得你欲仙欲死。」说完张重猛的一扑,又压在尤娜的身 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