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打工艳遇](的士司机的艳遇)
[打工艳遇](的士司机的艳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打工艳遇】(的士司机的艳遇)
 
 排版:zlyl
 字数:19778
 
  我今年已是二十叁岁,身体长得粗壮结实,但对于女人我还是门外汉。因为 父亲在我读中五时死去,我就读的学校也停学了。继承着一家叁口的生活担子负 在我的肩上。
 
  我终日开着计程忙得团团转,困苦中那有空闲去找女人玩呢?
 
  以前的同学们,目下有的已结婚生男育女,有的还在恋爱中做朋友了,有的 也到过妓院研究过来的。
 
  没有生意时,同行们在闲聊时总会提到男女之间的事。他们谈甚么「骑马式」, 甚么是「推车式」啦!然而他们所谈的我都是门外汉,听得心头乱跳。自己始终 没有胆量去尝试女人大腿上面那块神秘的禁地。
 
  有人说,没有常玩,或根本没有玩过的人,一进门看到女人裸体横卧时,下 面的东西的「马」就跑掉,更有的是,跑到港口,「马」就走出了,还有的是, 一入港口去,就滑出了。
 
  「如果我那一天跟女人玩时,表现如这样的弱者,那是多么没趣味啊!」我 心里暗暗地想着。
 
  「老弟!叫车啦!」我正在昏沉沉地想,突然被同事推了一吧醒了过来。 
  啊!我面前何时已立了个摩登的少妇?看她二十五六岁左右,胸前两座迷人 的乳峰生得高高地,屁股很结实,那白玉似的大腿更是迷人,想那玉腿上面就是 块神秘处,无价宝藏呢!
 
  「快点车我到乐都酒店!」一声娇响,使我精神一振,脸一红,紧张的问道: 「太太,不,小姐,到那里!对!是乐都酒店!」我结结巴巴地说着。
 
  二十分钟後,我吧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她下车後,眉宇间似乎有种羞意,很 快地从手袋内拿出几十元的新钞给我,钱也不问我找,一转身,高跟鞋在麽磨石 地板上格格声地走进了旅社。
 
  我茫然地接着钱呆停在那里,目送她的屁股一扭一扭地爬上楼去,直到看不 见她为止。我将的士又驶回火车站旁边,有个同行开玩笑的间我说:「你怎么这 么快就回来了呢?没被那个妖女从下面那个迷魂洞,把你吃了去了呀!」 
  「啊!阿荣,看!那妖女给你留了一封情书呢,你的桃花运来了。」有个同 行,在我车座上拿起一封信给我。
 
  「阿荣,要请客了,你的艳福来了。」
 
  「不耍自私,把信念给我们听!」
 
  同行们彼此叫着,使我一时觉得莫名其妙,举手吧信接过一看,确实是一封 未投邮的信,我下意识的将信笺抽出展开一看,不禁皱眉说:「这情吉是男人给 她的信,我还是拿去还她算了。」
 
  「不!这你不要管,先念念写的是怎么回事!」同行们群起叫着。
 
  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说:「好!你们听着!」
 
  我吧信念出来了。
 
  亲爱的仙妮妹妹!
 
  自从那次甜蜜的事过後,我朝夕希望你早日来到我身边,我是多么的需要你, 还有你那美丽的小穴,使我消魂!你不是说,顶爱我玩那些令你发狂的花式,我 现在又研究了好几种,比以前更消魂,保证你会更发狂的呼叫。快来吧!我准时 在乐都酒店等你!
 
             你的奸穴哥哥庄明
 
  「这个仙妮,一定是个风骚的女人!」我开着车又向乐都酒店而去,一路上 我胡思乱想地,到了乐都酒店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走入旅社,向登记小姐问道:「小姐,可有一位叫仙妮的女客住在这?」 
  那登记小姐,迅速在登记牌上扫一眼说:「有!她住二楼十五号。」
 
  「谢谢!」我爬上楼,十五号房正靠在角落上,两面当窗,房门没有关上, 设备还不错,我走进客厅,环视一周,连个人影也没有。
 
  客厅裹有两吧单人沙发,一张长沙发,茶桌上有香姻、打火机、糖果、鲜花 一应俱全。我走到卧室门口,刚想进门时,忽有一阵奇异的声音传出。
 
  我好奇心的驱使,从锁洞内望进去,我这一看,哎呀!全身忽然一阵电流传 向我所有的血管。
 
  卧室里的床上正有一个消瘦的男人,全身脱得光光,双手正在一个美丽的玉 体上磨擦着。左手捏弄着乳房,右手伸进叁角裤襄面活动,上面的嘴压着玉唇, 发狂似的热吻着。一会儿,女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嘴里浪哼着:「啊!好痒,良 哥,用点劲吧!」
 
  男的也好似兴奋万分的应付着,下面的阳具也已胀得一抖一抖的,双手捏弄 得更有力,忽然他叫道:「唉呀,怎么小便也不说一声,弄得我满手的!」 
  女的一把抓住他的大阳具,娇声的说:「好哥哥,那不是小便,是骚麽哟! 
  唉呀!
 
  请不要停啦!好痒哦!「
 
  「可爱的小荡妇!」男人把双手抽回说:「你等一下吧,春药的效力发作之 後,会更有趣哩!」
 
  男人的肉棒一阵抖动,终于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那女人的阴道里,一股亮晶 晶的阴精,随着阳具的抽送,从阴户匹周溢出来。
 
  那仙妮再也不能动了,混身像死人般直挺挺的。那瘦男人却如日升天,抽送 一阵比一阵厉害。
 
  「我的大肉肠哥哥,停一会儿好不好,人家歇歇啦!人家丢得累死了!停停 吧!」
 
  那个叫仙妮的女人颤抖着声音要求着。
 
  「你怎么没勇气,这样就投降了。」那瘦男人调笑地间,插送依然如故。 
  「哎呀!都是你那要命的害人呀!弄得人家丢得特别多,好像脱阴似的,哎 呀!里面好像发乾了,先停停啦!」
 
  「我看再吃一粒吧!」
 
  「再吃恐怕吃不消了,还是先停一停吧!哎呀!」
 
  那男的不顾她的反对,又摸出一粒送到她嘴里。
 
  「唉!你这不是要我命吗?」
 
  「放心吧,保险你死不了!」
 
  「好吧!我就再吃一粒,但等会可不能再叫人家吃了!」她说话时,药早已 吃下去了。说也奇怪,药一吃下,仙妮的神态马上不同了。她全身如同起死回生, 重又活跃起来。她身上瘦男人,这时好像发狂,插得愈发起劲,有时吧龟头紧顶 住花心,转着研磨着,她的屁股被压得更加宽大,呼叫也更加淫荡。
 
  不到叁分钟,仙妮又在扭摆下丢了,她昏死过去。还好,男的也跟着屁股一 颤一颤地,他也泄精了。
 
  在卧室外偷视的我,突然打了个寒噤,下面那没见过世面的阳具,雄纠纠地 吧裤顶得高高地,快要把裤子穿破冲出。
 
  我伸手一探,好像有些东西流出,打前面都有些湿了。我脑子里昏沉沉的, 满脸发烧的出了客厅。下了楼,那登记小姐看我脸上红红,神志昏沉沉,吃惊地 问道:「你是怎么了?你要找的仙妮小姐不是在上面吗?」
 
  她这么一阵收魂摄魄般的声音,把我从迷魂里惊醒,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你这人怎么了?你要找的仙妮在不在啊?」
 
  「啊!在,她在卧室里,她好像在卧室睡着了。」我险些把偷看的秘密说出, 偷看人家是没道德的。我毕竟没有说出来。
 
  「啊!是不是很重要,我替你按电铃叫她来。」那登记小姐,好心地说着。 
  「谢谢,我等会再来好了!」我走出乐都酒店,门口却有一个男士要坐我的 车到火车站,我乐得趁此做一次生意,以便压住狂跳的心。
 
  七点叁十分我又到乐都酒店,登记小姐告诉我说:「仙妮小姐已起来了,一 个人在房间里闲着。」
 
  「谢谢!」我不安心的走上楼,走到门口正要举手按门铃,房门忽然打开了。 
  「先生找那位?」我打量着她那副苗条的身段,身上穿着闪光发亮的旗袍, 使人耀眼,我刹一停顿的说道:「你是仙妮小姐吗?」
 
  「是的,先生有何贵事吗?请到里面坐吧!」
 
  她走出门来一挥手,然後按一下电铃,茶房小姐就送上两杯茶来。她坐在我 对面的沙发後微笑说:「先生贵姓?请抽烟!」
 
  「我叫杨士荣,谢谢,我还没学会抽烟。」
 
  她自己点上一支,对于我这个不速之客好像已视为好朋友。
 
  「杨先生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的?我好像在甚地方见过你,不知你在那里高 就?」
 
  她眼睛看着我,笑着问我一连的问号。
 
  「下等职业罢了,混饭吃而已,今大中午小姐坐过我的士来。」
 
  「啊!是吗,我想起来了,怪不得好面熟。」
 
  我马上把信拿出来说,「仙妮小姐,我是送信回来的。」
 
  她手接过信,脸上微红的说道:「啊!是吗?怪不得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感到不好意思,心里怕她疑心我看过信,我嘴一张说:「仙妮小姐,这房 间非常美呀!」
 
  「是吗?里面卧室更好哩!请进来看看!」她说着就站起来,于是拉着我的 手匆匆把我拖向内去。
 
  我心感不安的跟她进入卧房。这是写字台,这是沙发床,两个人睡顶宽的, 来,我们坐到沙发床上,恨慢谈吧!「
 
  我被她推到床上坐下,她大胆地将玉体倒在我怀里,芳香的化妆品和香麽味, 使我险些昏倒。
 
  片刻後,我才清醒一点,不知所措的说:「仙妮小姐,这间房租金挺贵吧? 
  打算在这住多久呢?「
 
  「不一定,叁日五日後也许要换换味口,房租并不太贵。」
 
  「仙妮小姐在那里发财?」我嘴里说着,右手已慢慢地移向她的身上。 
  「我没有事做,我讨厌工作,把人压得紧紧的,这房间是我的朋友给我租下 的。」
 
  「是宋良先生吗?」我想起信上宋良这个名字。
 
  「是的,你几时认识他?」
 
  「我不认识他,我从信上知道的。」我说了觉得不安,将放在乳峰上轻轻活 动的手也停止动作,因为我看过她的信,现在已不打自招了。
 
  她笑着,脸色通红的说:「就是他,那一个瘦皮猴,是他倒有一套使我折服 的本事,因此我跟我的丈夫离婚了,其次他很会花钱,可爱的是会调惰,又怜香 惜玉,可以陪我,尽情安慰与空虚之心!」
 
  隔了好一阵,她见我毫无动作,张着媚眼,甜丝丝地说道:「杨先生,你不 知道接吻?跟女人单独在一起,不来这个最起码的动作,她会恨你是冷血动物的, 女人每一分钟都需要这套情诱,还有更接近的性爱,啊!用力抱紧我吧!」 
  我受不住她的诱惑,欲火高烧,不顾一切地将双手用力把她王体抱紧,吻了 她的嘴唇。她微闭媚眼,凑上嘴唇吸住我的嘴唇。我全身立即起了一阵奇妙的电 流。
 
  我受不住欲火的焚烧,双手不停地活动,时紧时松,轻而有力。她脸上飞红, 连连说道:「杨先生!:啊!荣哥哥,我从来没有接过这样痛快的吻!」 
  我得到鼓励的双掌发出了无限的勇气,不停用力握着,捏着,左手也从大腿 上移伸到叁角裤里,不停的挑逗。
 
  她浪得吧屁股一扭一摆的叫「哎呀!我痛快死了,痒得很,你插我的小穴吧!」 
  她不叫还好,这一叫我全停止了动作,反将双手缩回。她的高潮还在高升, 忽然全身觉得空虚,紧张的说:「怎么停住?为甚么不摸了?」
 
  「我怕!」
 
  「你怕谁?快来呀!」她说着又吧我的手拉到乳峰去捏着。
 
  「你的守良假如回来怎么办?」
 
  「不对!他不是我丈夫,你应该怕我,我如不爱,你就没法!」
 
  「那你爱我吗?」我问她。
 
  她媚笑的吧头乱点,身子又扭了扭。我的心激动得双掌又复活动起来。她的 身子又在颤抖,嘴里又在浪叫着。几分钟後,她身上的衣服,叁角裤乳罩,已被 我说得一丝不挂,赤条条地躺在我怀中。此时我的左手中指已插进阴户裹,狠狠 的扣着,右手抓着她的乳峰捏了几把,我想她定会痛得叫起来。谁知她反非常过 瘾,浪哼着:「再用劲,哎呀!捏破了也不要紧,太痒了,用力!对!美死了!」 
  我低头朝她的阴户望去,那嫣红的阴户已被我的手指扣弄得差不多了,两片 阴唇之间,淫麽随着手指的动作不住外流,把床单湿了一大片。
 
  我那硬硬的东西在她屁股上一顶一顶的,使她全身颤抖不停。
 
  「荣哥哥,快脱衣服吧!上来插我的小穴,那里痒得难过。」她看我还没有 吧衣服脱去的意思,就伸出手儿,迫不急待的双手齐动,片刻间就吧我脱得光光 的。
 
  一个男人如果看中了女人,要她脱光衣用暴力强奸外,别无他法。一个美丽 的女人看中男人,要掠取他,好似接囊取物,这就是美色人人爱的道理,圣人也 说:「食色性也」。
 
  现在任你是铁石之心,遇到仙妮这样美丽淫荡的女人,消魂的纠缠着,六尺 汉子也无法飞出她的玉掌。
 
  「你快上来吧吧!快!我学那脱衣舞女的扭法让你快活一下,那滋味一定很 好!」
 
  她迅速的伸手吧我的阳具握住,拉向阴户正面,笑着说道:「哎呀!你的东 西这么大,比他的还粗,快插进里边吧!给我痛快一下呀!」
 
  我一切听她的摆怖,我粗大的阳具,终于与渴望多时的阴户接触了。我的血 脉在奔腾,没命的吧阳具用力直顶,顶了数十下还是没法进入王门关,顶得她大 叫「哎呀,你慢点,那有一这样顶法,还是我来引他进去!」
 
  她用左手握着龟头,用右手拨开阴户,将龟头对准了玉门关,命我慢慢插入, 用力向内进攻。我把精神一紧用力过猛,滋的一下就进了叁分之二吧阴户塞得满 满的。
 
  「哎呀!好痛!慢点吧!轻一点,哎呀!你的东西真大呀!」
 
  我全身如火烧,屁股不由自主地一上一下抽送起来,她的淫麽也流出不少, 给了我抽插之间顺利无阻,一下下都尽根。
 
  「我的小情人呀!你这肉棒真大!我从未尝过这么美妙的!插死我了!」她 的身子发狂的扭拄,嘴也没命地浪叫,阴户往上一迎一凑的,淫麽不断地往外直 流。
 
  我的抽插阵阵紧密,嘴也与她的唇热吻着。十分钟後她的阴道好似渐渐缩紧, 全身颤抖,两脚伸直,呼吸急促,声音微弱的哼道:「快!顶紧我的花心,美死 了,我耍升天了呀!」
 
  她的阴道强烈地收缩着,一阵微妙舒服的感觉,使我的全身打了寒战,屁股 向阴户紧紧压迫,我一抖一抖的动着,灸热的童精,分几次冲击了她的花心,舒 服得她呻叫起来,几乎昏死过去。我精神一散,混身一软地向她身上一压,昏睡 了过去。
 
  半小时後,我们才醒过来。
 
  「阿荣,我们就此永远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她咬着我的唇说。
 
  「我没有这样的福份吧!」
 
  「现在还硬着哩!」她好像又兴奋了。
 
  「因为你一时偏爱我的原故!」我还提不起精神,我觉得很累。
 
  「我不是偏爱,你要知道,我们女人所需要的男人,第一是能使人痛快得骨 筋舒畅的高明之术。能拿钱出来花用的是第二,能有些怪名堂刺激的是第叁等, 现在守良是二叁等之类的男人,你才是女人最欢喜的男人呀!」
 
  「谢谢你的称赞,这些我学的太少了。」
 
  「刚才玩我时,你不是懂得很多吗!」
 
  「那不过是天性,自然而然不学而会。」我看时间不早,起床穿衣。
 
  「慢点,你担误了开工,我要拿车费给你。」她从床头抽出几百元大钞说道: 「你需要多少钱呢?」
 
  我一想,玩了半天,如果不要她的钱,今晚回去怎么向母亲交代,于是我站 起来说道:「好!谢谢你,给我五十元就好了。」
 
  她把我一拉,坐到身边吻着我说道:「这些都给你,请你收起来,我以後还 要乘你的车,我喜欢我们一坐一骑!」
 
  「我真不好意思,一定为你效劳!」我接了钱就要告别。
 
  「我们还没有吃晚饭,我叫茶房送来些酒菜来,我们一起吃!」她看我要走, 握着我的手说道。
 
  五分钟後,我们对坐在客厅,两杯洋酒满桌丰富的菜,吃得十分香甜。 
  美酒。女人。金钱。在我一生中,今天最富裕了。
 
  我食髓而知味,天天都到乐都酒店找仙妮互相研究性交的技术,现在我终于 对性事不再是门外汉了,我有一套可使女人死去活来的本事。
 
  夜晚十一点正,我正在路边等客。
 
  「的士!」一个年青美丽小姐在车旁停下,这小姐好像有病似的,脸色苍白, 她坐上车後,声音微弱的说道:「快送我到医院!」
 
  二十分钟後,我驶到医院门前停下,回头一看,车上的小姐已昏死过去了。 
  我的心一惊,忙将她身体抱入急诊室。
 
  医生们匆忙的给她诊脉,打针,才让她躺在病床上休息,一个女护士走向我 跟前说道:「你明天再来拿车钱吧!她还没醒呢!」
 
  我望了望女护士,苦笑的走出去。
 
  第二天中午,我走入综合医院时,昨晚那女护士见我来,忙走了过来,说道: 「我带你到她病房,她已清醒了,她患的精神紧张,一时昏过去,我已告诉她, 你的车钱还没付。」
 
  我将手襄的鲜花举起给她看,说道:「谢谢你!护士小姐,我是想看看她, 并不是来拿车钱的。」
 
  她听我这么说,脸上现出莫名奇妙的神情。我神秘的跟着她走上二楼十五号 病房,那小姐正躺卧在病床上闭目养神。她忽然闻门声,张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 
  看见护士小姐後面跟进了个男人,十分诧异。
 
  「美仪小姐,这位先生来看你!」
 
  护士小姐说後向我身上看了看,就退出去把门关上。
 
  「我叫杨士荣,人家都叫我阿荣,昨晚是我送你来留院的。」
 
  「啊!对啦,我记起来了,我还没付你车资呢,真谢谢你抱我进来,杨先生, 你先请坐吧!」
 
  「美仪小姐,我不是来拿车钱的!」
 
  「怎么可以,你还有事吗?」
 
  「美仪小姐,你是那里人?你的家人呢?」
 
  「我是香港人,但我没有家,我是……不,我不能告诉你!」她说到後来流 出了眼泪来。
 
  我俯下去,转告了我母亲的意思,我说道:「单身小姐出门,病倒真可怜, 你在此若没有亲人的话,不如到我们家去住吧!」我说着送上鲜花。
 
  她脸上现出感激的微笑,眼角挂着泪麽说道:「杨先生,这是我有生以来第 一次获得别人的尊敬和爱惜!」
 
  她激动的颤抖出一双玉手来接花,不意竟握在我手背上,她想缩回,但我另 只手已握着她的玉手说道:「朱小姐,对不起,你甚么时候病好出院?」 
  「医生要我休息半个月,但我身体觉得很好,我想明天或者後天出院!」 
  我很希望这美丽的小姐住到我家里,我说道:「对!医院开支太大了,小姐 肯赏脸的话,我万分欢迎你去住!」
 
  「不敢当,你府上有甚么人?」
 
  「母亲。妹妹和我,去了是没好的招待。」
 
  「你很忙吧!啊!请坐在床上吧!」她想起我站在地下,双手拉着我坐到床 上去。
 
  「是的,有时客人多,有时很闲就看书消遣。」
 
  「啊!那太好了,你读过中学吗?」
 
  「高中差半年毕业,我父亲死後就停学,开车过活。」
 
  「我没读过书!」她羞惭的说。
 
  「朱小姐,你把我当外人了!」
 
  「不!我也要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一个清白女子!」她忽然伏在我怀中,带 乞怜的泪眼望着我说道:「我是人家的养女,凭她们的好心给我念书,初中学毕 业後,有一天的深更半夜,养父偷进了我的房里,强迫奸淫了我,接着供他玩弄 两个月後,把我卖给酒家,白大供人抱,供摸,晚上如有客人,也得干,如没客 人,被老板看上了,那更要极尽心力供他玩,前天中午,我偷跑了,他派出好多 人来追寻,我一时心情紧张,就昏倒在你的车上。」
 
  她诉说到这襄,我的眼角掉出同情的泪麽。
 
  「你在流泪?」她呆一下又说道:「我已经欲哭无泪了!」
 
  「我听到心里很难过,我想将来给你报仇!」我握紧双拳说。
 
  「我要打死你的养父,杀死那酒家老板!」
 
  「杨兄!」她激动的抱着我的身体说:「我是在做梦吧!想不到这世上还有 关心和尊重我的人!」
 
  我轻轻的抱起她的玉体,抚模着她的发丝,轻柔的答道:「你真是个好女孩 子,这是千真万确的,青天白日那来的梦呀!」
 
  她摇了摇头说道:「这一定是梦!」
 
  她迷茫的说着,吧手指伸到嘴里一咬,痛得她浑身一震,「哎呀!」一声, 叫了起来。
 
  「宋小姐,相信了吧!并相信你另有前途的。」
 
  「前途?我那来的前途?我一天不操故业,一天就没饭吃。」
 
  「不要再作酒女了吧,我托人给你找事情做,相信其他工作你也是可以做的!」 
  我怀抱着暖玉温香,欲火已渐渐升起,一只手已渐渐的移到她的大腿上面去 了。
 
  「慢慢学也许是会的,是要麻烦你了!」
 
  「我们是同病相怜,同在这个人欲横流的势力的社会生活,我们应该互相爱 护才好呢!」我又含意神秘的笑着说。
 
  「人生中重要的一环,你想是甚么?」说着,我的手伸进他的叁角裤里去, 她将屁股微微一扭,也无阻止,她的阴户真是丰满。
 
  「结婚,生孩子!」
 
  「不!不!那是小美,我说最美的一环是夫妻间美满的爱情,与两性方面性 爱的满足!」我说着,不久,我双手已摸遍她的全身,并解下内裙、乳罩、叁角 裤,用力的捏着她的乳峰,我用嘴对阴户一吻说道:「好可爱!」
 
  「哼!不要说话!」她也摸着我结实的身子,无限娇羞的低头说道:「你要 的话,就快把衣服脱掉吧!」
 
  我摸摸她的玉手,她也抚摸着我。我们的血在奔腾,顿时,灵与肉交结在一 起。她卷着我的舌,热情如火。我的双手有力地在她身上运动,相互配合,手指 向阴户愈插愈深,她也愈感美妙,那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美仪,我太爱你了,我快乐极了!」
 
  「荣哥:我也很喜欢你!我也很快活,我从未动情过!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 量吧!
 
  我有点难过哩!啊!请用力吸我的乳房吧!「
 
  我的阳具胀硬,我欲火冒出来,想翻上去插她,但!我恐怕她病後的身体曹 受不住我粗大阳具的抽插,怜爱地说:「你的身体还没复原,我们就这样玩玩吧!」
 
  她感激我的爱怜地说道:「不要紧的!你喜欢就上来吧!」
 
  她的玉手握着我的阳具,低头一看,这差不多有八寸长,她有点害怕的握着 上下套了套,颤抖着声音说道:「你的东西真大,你上来要轻些!」
 
  我分开她的大腿,小心的拨开阴毛,拨开阴唇,把阳具对准,慢慢塞进了龟 头,不敢用力一下就进军。谁知她相反地将阴穴挺了挺,那火热的阳具便进入一 大半。
 
  美仪的阴道被我的阳具胀得她咬紧着牙根,我热情地吻着她,双手轻而有力 地捏弄着她直挺的乳头,下面的大阳具轻轻的抽送。她抱着我结实的身体,时紧 时松的向我迎凑,她的高潮已起,淫麽直流,呼吸急喘喘的。这样可以结合得更 紧,彼此可以达到最满意,最深的爱慰。
 
  五分钟後她的淫麽渐渐多了,她满足的张口喘着气,子宫里的热流不住的往 我龟头冲,使我起了微妙的快感。
 
  我已不像方才那么温柔了,我这时动作越抽越急,回回顶到花心,次次直冲 尽头,滋滋响出一阵美妙旋律。
 
  「啊!荣哥!往内插吧!里面好痒呀!」她轻轻的哼着,屁股也向上挺着, 她以前一定从未这么快乐过,以前她是被逼交易式的任人玩弄,现在她从我身上 得到了爱的滋味,溢起和所爱之人交合着的性高潮了。
 
  这样抽送了一会,突然她的子宫一阵收缩,混身连连颤抖,一股阴精直向外 冲,混身像脱阴似的躺着不动。我接二连叁的猛冲。我感觉更加兴奋,龟头一阵 酸麻,顶着她的子宫,没热的阳精一抖,冲向她的花心。使她舒畅的美若神仙。 
  我们同时舒服的沉沉睡去,许久,才醒过来。她松了一口气,脉脉含情地望 着我,我感觉到一股热力,高潮又起,我的血又在沸腾了。我们两股激流顿混为 一体。能保持这不降的高潮,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儿。
 
  她仰起头卷着我的嘴舌,我双手抚着她的周身。她己渐渐按撩不住高升的欲 火,混身微微地扭动。
 
  「快用力吻我吧!我痛快死了!啊!抱紧些呀!」她的臀部开始颤动了,她 将屁股抬起,同我的阳具紧凑,而且用劲。我藉势挺着阳具狠狠往里插,抽送不 到叁五回,已尽根而入,紧接着便急急抽插起来。
 
  她也扭摆着丰臀,一挺一挺的往上迎。我想起那九浅一深的插法并用上,弄 得她大声地浪叫道:「啊!啊!我舒服死了,都给你弄死了呀!」
 
  我双手在她身每一寸部位抚弄着,使她痛痒难过,高潮继起,顿时又大叫大 浪的叫道:「哎呀!哼,我要死了!你的大肉肠插得我小穴好美,我的灵魂。哎 呀!我死了!我升天了呀!」
 
  她狠狠的一口咬住我胸前的肉,她混身的肉在颤抖的收缩,她的血脉在奔流, 她的高潮升到极点。我的血脉在暴涨,脑子一阵昏沉,全身一抖,完了我的事。 
  能够这样爽快的死的话,那也是最欢乐的,不过这是暂时的死,过二小时後 我们又复活了。
 
  我与朱美仪在病室里做爱之後的第二天,我就同母亲去医院吧她接回家去, 她也在一家百货店里做店员,我工作得更勤力了。
 
  一个月後,我们结了婚。婚後我们生活得很快乐,且在性方面配和得更美满。 
  这断期间里,我没有再到乐都酒店找仙妮,因为我已经有了年青美丽的妻子, 但我心里有时仍然会想念仙妮。
 
  有一天,在叁轮车站对面一家洋行,付给我车资而叫我把一包东西送到一个 地址。
 
  到了那里,举手敲了门,马上出来一个装饰得花枝招展的下女。
 
  她开了门,我说道:「我是代人送东西给丽莎女士的。」
 
  「哦!你会到客厅内等着,她在洗浴,我要出去请你顺手扣上门。」她说着 就出去了。我将东西一提,走入吧门关上,在沙发上坐下。